29年前医院掉包父凭样貌认出亲儿

  • 2020-08-10
29年前医院掉包父凭样貌认出亲儿(新山讯)疑因医院摆乌龙,两名华巫男婴一出世,就被掉包了。无端成了马来人儿子的华裔男子,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已察觉到自己的样貌、肤色和其他兄弟姐妹不同,且饮食习惯比较倾向华人的口味,包括吃猪肉及喝酒等,但他从来没就自己的身份向父母提出询问。直到10年前,他在购物商场工作时遇上了亲生姐姐,姐姐觉得他长得和父亲相似,就安排父子俩验脱氧核醣核酸(DNA)检验,终于确认他就是张家的第五个儿子。真相大白后,这名男子想要脱离回教,还原他华人的身份,而张父或会考虑起诉有关医院的疏失。目前仍是巫裔身份的朱海迪(Zulhaidi Bin Omar)是于,在峇株峇辖的政府医院出生。从小,朱海迪因“挂着”马来名字,但肤色与国小同学不一样而常常被别人取笑,同学们甚至戏称他为“Ah Pek”(福建方言“白”的意思),令他难受至极。他称,这段期间,是他最不愉快的童年。“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样子和肤色与其他兄弟姐妹很不同了。”在朱海迪3岁时,他的马来父亲因为吸毒,无力养家活口,最后与马来母亲离婚。母亲后来带着他和其他兄弟姐妹改嫁他人,母子几人随后迁至新山居住。13岁离家自立“13岁那年,我们一家又搬回峇株峇辖,但我和马来继父相处不来,就离家到外自力更生。我自己半工半读,中五毕业后,就出来做销售员。”离家后的朱海迪,住在公司宿舍期间,结交了很多华裔朋友。当时,他强烈感觉自己的饮食习惯比较倾向华人的口味,包括吃猪肉及喝酒等,他都毫无顾忌。虽然命运在他身上开了很大的玩笑,但29年后,他很幸运地在茫茫人海中与自己的亲生父母张马良(68岁)和林雪花(62岁)相遇。朱海迪在徵得马来母亲的同意下,认回自己的亲生父母后回到华人家庭生活,至今已有10年。虽然如此,他最大的心愿还是能重拾华裔的身分。他週五向马华淡杯新镇支会主席郑志文求助,希望对方能协助他脱离回教。全靠大姐一双“慧眼”朱海迪认祖归宗全靠大姐的“慧眼”,朱海迪才能够与亲生父母相认。原来朱海迪19岁那年,在峇株峇辖一间超级市场工作时,大姐也在同一个工作地点上班。那时,大姐第一眼见到朱海迪,就觉得他和父亲年轻时长得很像。朱海迪笑称,他其实已注意到有一名女同事常常偷看他。“我见到这名女同事时,心里就有一种亲切感,觉得她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大姐观察了朱海迪一段时间后,还叫了一些朋友来“帮帮眼”,看看朱海迪是不是和她长得很像。她之后还忍不住问了朱海迪的出生日期。还叫朋友“帮眼”大约过了半年,大姐安排父母假意到超市买东西,由父母暗中观察朱海迪,两老都觉得这个人很可能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母亲林雪花说,“我回到家里后,3天都不能睡觉,每天就想着他。”她週五(2日)在记者会上指着朱海迪说:“你们看,他的额头和耳垂,跟我的简直没两样。”其实,从外貌上看去,朱海迪与父亲张马良也十分神似。夫妇俩过了一段时间后,才把心中的疑问告诉朱海迪。本身也有同样疑问的朱海迪,为了确认自己的真正身份,主动提出验DNA的要求。回教徒身份吓跑女生长得俊秀的朱海迪,因为信奉回教,吓跑不少他心仪的华裔女生。目前仍未交女友的他说,回教徒的身份令他失去好几次谈恋爱的机会,这点令他颇感无奈。他指出,虽然他重新回到华人家庭生活已有10年,生活习惯也全然华裔化,但他一天未脱离回教、改掉马来名字,他就不用想和喜欢的华裔女生谈情说爱。表姐教读中文讲华语刚回到亲生父母的身边时,朱海迪一句华语都不会讲。后来在表姐的教导下,他逐渐懂得辨认中文字和讲华语。虽然父母心疼朱海迪过去吃了不少苦,但两老并不会特别关照他,而是一视同仁看待所有兄弟姐妹。肤色黝黑不像华人儿子1岁时就怀疑朱海迪的生父张马良指出,他是在被掉包的儿子一岁时,才怀疑肤色黝黑的“儿子”并非自己亲生的。他曾向院方追查,但院方否认当天还有别的婴孩出世。儘管如此,他仍一边将这个“儿子”视如己出,一边试图寻找亲生儿子的下落。他忆述,当初妻子因为脐带下不来,医生为她打了麻醉针,让她昏睡3个小时,使得妻子无法亲眼看到初生儿子。他过后有见到儿子,但护士抱给他的儿子,看上去红透透的,他根本无法马上从肤色上察觉不妥。如今已寻回儿子的他,声称或会考虑起诉有关医院的疏失,若非院方搞出这样的乌龙事件,他太太就不用忍受别人的闲言闲语,而他的亲生儿子也不必度过不愉快的童年。“我们家庭的条件,肯定比他的养父母的家庭环境优越。”不忘养育之恩每月给养母家用认回亲生父母的朱海迪,这些年来并没有忘记养育他的马来母亲,每个月他都会按时给养母家用。“爸妈知道后,也没反对我这幺做。”父亲张马良接着说,被掉包的“儿子”是在早上出生的,而Eddi(张家对朱海迪的称呼)则在下午出生,所以Eddi要称呼与他同年同月同日出世的马来兄弟为哥哥。“我虽然认了Eddi,但养大的那个马来儿子,他还是我的孩子。”融入华人家庭20多年马来儿子拒认回生母张马良当初寻回亲生儿子朱海迪后,曾询问过他抚养成人的马来儿子,是否有意认回自己的亲生母亲,但马来儿子却强烈抗拒。“他说,他融入华人家庭20多年了,对现状很满意,不希望生活有甚幺改变。现在,我这马来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了,他娶了华裔太太,更加没有考虑过认亲这回事。”张马良和林雪花也担心认亲会影响儿子原来的生活。这一次,他们要不是想让Eddi脱离回教徒的身份,也不会让这件事曝光。夫妻俩似乎很保护马来儿子,还嘱咐记者淡化这儿子的事。没告知亲生儿在张家朱海迪隐瞒马来养母朱海迪说,哥哥其实很害怕认回亲生母亲,毕竟这幺多年以来,哥哥已是张家的一份子。他说,他当初仅告诉马来养母,他找到了亲生父母,但并没有透露养母的亲生儿子就在张家这件事。“如果养母看到了报章的报导,我才会把‘真相’告诉她,看她自己的心意如何。如果没有,也无需多谈。”案例1华印女婴30年前掉包起诉医院最终庭外和解怡保也曾发生一宗轰动一时的在华印裔女婴于30多年前被掉包案,两户家庭起诉怡保霹雳华人接生院,最终庭外和解。案中的黄玉群是印华混血儿,亲生父母是克里斯南和蔡淑静;安娜玛则是一名华裔,亲生父母是黄秋和吴娣。约35年前,她们在怡保霹雳华人接生院出世,不过,黄玉群被抱回端洛黄秋夫妇的华人家庭养育,安娜玛则被抱回九洞克里斯南和蔡淑静的家庭养育。1996年,双方家庭证实两名已成长的女儿真正身世,并入稟怡保高庭起诉院方。经过冗长审讯,答辩双方于以一笔未说明的赔偿额达致庭外和解。案例2从小跟着表姨丈信奉回教保母却过着华人生活32岁保母陈佩盈投诉,她4岁时,华裔父母就把她过继给巫裔表姨丈领养,从此她就跟着表姨丈信奉回教,也被冠上回教名字。虽然如此,她从小就过着华裔式的生活。她曾与3名华裔男友交往,并怀了他们的孩子,但这些男友最后都因为不愿意信奉回教而拒绝娶她,结果,她的4名孩子也被迫从母姓并跟随她信奉回教。住在新山的她说,她曾因为承受不起宗教身份对她造成的困扰而精神崩溃,且试图自杀。她担心自己的孩子也会步上她的后尘,因此她希望回教法庭能允许她脱离回教,让她恢复华人身份和原来的中文名字。‧2007.02.0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资讯

推荐阅读

本周热文